【南投】久違,溪頭

發表於2013/03/09
4,64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對台灣中部山林的認識,應該是從小學第一次到溪頭玩開始。 

小時候當然不懂得欣賞大自然,唯一的印象是大學池上那座竹子編成的吊橋和走很遠才會到的神木。下一次再訪這片位於南投山區海拔一千公尺左右的林地,已經是高中畢業旅行的時候了(還是國中畢業旅行時也來過一次?)。與建中一起舉行的畢業旅行,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雖然當時已經立定志向走科學這條路,還是沒特別留心溪頭的動植物們。

等到真的開始認真賞鳥,研究台灣鳥點的時候,才發現溪頭是個賞山鳥的好所在。更令我驚訝的是,溪頭竟然是母校的實驗林!這麼一探詢下去,赫然發現台大在中部山區擁有不少實驗林地,難怪當年老師說台大校地占全台面積百分之一,應該就是這樣來的吧!真後悔,當初應該選唸森林系的,就能在這些地方跑透透了。 

雖然是母校的實驗林,但兼做國民旅遊是從小到大不變的狀況。這個老字號的森林遊樂區(現改稱自然教育園區),有溪頭教育中心、立德溪頭飯店(這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和溪頭青年活動中心(畢業旅行來的時候應該是住這裡)三個住宿點。其中的教育中心,憑校友證還能以半價住宿,所以當然是選這裡。 

距離台中只有90分鐘車程的溪頭,好處是交通便利,壞處則是人潮洶湧(連中國客都來了)。 

這個季節上溪頭,可見到粉嫩山櫻花映著青楓新綠嫩葉的畫面。

既然是自然教育園區,園內種有各類植物。 

我最愛每一次與蕨類提琴頭相遇的時刻。 

但要不是為了賞鳥和交通考量,我們寧可更深入山區,溪頭對我們來說還是太人工了。只有走入長1950公尺的賞鳥步道,人潮才稍減。迎接我們的,除了夾道鳴唱的山鳥外,還有一路的咬人貓。小心不要為了賞鳥碰到了咬人貓,這隻色彩鮮豔的椿象卻不用擔這個心。 

演講完從台中出發,抵達溪頭的時候已是日暮時分。把行李安頓好後,趁著微光走向大學池。才踏入步道,前方的林下就有鳥兒跳動。拿出望遠鏡一瞧,是有著烏黑大眼的虎鶇。 

但溪頭的代表鳥種,則非藪鳥莫屬。隔天早餐前後走了兩趟賞鳥步道,在步道旁陪伴我們的,是已經成雙入對出沒的牠們。公鳥不怕人地在枝頭高唱情歌,母鳥則在一旁唱和。 

真是美麗的台灣特有種鳥類。 

在溪頭如果沒見到牠,根本可以說沒來過啊! 

因為牠們,這回的溪頭賞鳥行深深感到被熱情迎接。 

跟藪鳥一樣在灌木叢底部亂竄的,是竹鳥。

身材比藪鳥大上一截,也是畫眉科鳥類,但害羞多了。

比竹鳥更害羞的,是山紅頭。

在台灣的畫眉科鳥種中,身型最迷你又沒屁股的(只有九公分),當屬鱗胸鷦鷯。非常非常害羞的牠,大多在中海拔密林底層的陰濕地帶出沒,是台灣極難目擊的鳥種。我們天剛亮就去走賞鳥步道,光線十分昏暗,更不要說陽光照不到的森林底層了。這隻忽然飛落的小鳥,有許多特徵符合鱗胸鷦鷯,我們撿到寶了嗎? 

賞鳥步道光線不佳,枝葉又密,我們往往是靠鳥音尋鳥。一路上,偶爾會聽見另一種迷你鳥種(九公分)紅胸啄花的「滴、滴、滴」鳥叫聲。尋聲望去,在遙遠的樹冠層發現一隻母鳥。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影像畫質又差,但總算留下記錄了。 

一路經過柳杉和竹林,在賞鳥步道三分之二處有棵大樹根本就是鳥兒和賞鳥人的饗宴,高高的樹上什麼鳥都有,全都快樂得在用早餐呢!第一隻,是黃山雀。 

一旁還有小啄木。 

喜歡在樹幹上奔跑的茶腹鳾也出現了。另外還有紅頭山雀、冠羽畫眉和白耳畫眉,只是因為逆光不好拍沒有影像紀錄。 

賞鳥步道上的小精靈,還有歌聲像電鈴的棕面鶯。

這隻在筆筒樹間飛舞的鳥是誰? 

是被鳥友暱稱為小叮噹的紅頭山雀。 

可愛是可愛,但我覺得鑲著黃邊的眼神總是看起來很銳利,有點奸詐的感覺。

青背山雀也出來打招呼了。

每回進入台灣中高海拔山林,總會遇見這種美麗的鳥兒。 

走完賞鳥步道回到神木林道上,又遇上一群灰鷽。 

苗圃裡,則有隻圍著黑色圍兜的漂亮白面白鶺鴒。 

像是臨去秋波一般,溪頭的山神又派出台灣松雀鷹出來送客。在Treeamy提醒之下,仔細研究牠的腹面斑紋。喉中央有黑色縱線,胸部直斑腹部橫斑,讓我們確定牠是隻台灣松雀鷹。

這回的快閃溪頭行,除了上述有照片的十五種鳥外,還見到聽到了冠羽畫眉、白耳畫眉、灰喉山椒和五色鳥,可說是鳥況超好,難怪連香港人都慕名而來賞鳥(我們在賞鳥步道上遇到一對鳥友)。九點以前的鳥況更是精彩,下次該捨棄旅館早餐,好好把握與鳥兒共享的晨光呢!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