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兩個女生的加羅湖(下)

發表於2012/07/12
12,19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半夜被冷冽凍醒,翻來覆去難以入眠,看看手錶才清晨四時。拉開帳篷出去閒晃,草皮上全部掛上了串串清透的珍珠;我站在湖畔安靜的屏息,等待逐漸甦醒的加羅湖。

天空由黑轉深灰、由深灰轉深藍、再轉成灰白,加羅湖依舊在睡夢之中;蛙兒們試圖想要叫醒她,呱呱呱的越叫越大聲,鳥兒也來湊一嘴,吱吱喳喳的跳上跳下。晨光未現的加羅湖,包裹著輕柔薄紗,若隱若現的身軀給人們最無盡的幻想,站在她的身邊,醉得快要暈了。


晨光未現加羅湖。
 

很難想像加羅湖區這般荒郊野外,曾經是日本人舉家遷來工作的另一個家鄉。當年日本人看中這片廣大的檜木林,積極建設伐木業;幾十個年頭過去,加羅湖一帶檜木砍伐殆盡,日本人離開了她、移往現在的太平山。湖畔曾經每日飄散著伐木工人吆喝聲、日本婦人的聊天細語以及孩童的嬉鬧聲已不復在,只剩靄靄的霧氣,幽幽的從池中升起。

日本人給她起的名字「牟霞湖」,意思是「美麗的池子」。在伐木興盛的那的年代,加羅湖陪伴著日本人,一起看盡四季變化之美;日本離開台灣後,加羅湖在深山中回歸平靜,悄然任由時光梳洗,霧起霧散,美麗依舊外更增添了神祕。光復後,台大山社首次將日本人所愛的美麗池子公布在世人面前,無人不被她的美所驚艷。

我看著煙濛的加羅湖,心中十分激動,或許「美麗」還不足以形容她,她給我的感動是「美好」。


霧氣迷濛加羅湖。
 



陽光從附近的白木林指尖穿透進來,金黃灑落在加羅湖區,她終於醒了。脫去薄紗,我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她,她的外表細心地用深藍色烤漆覆蓋,精緻又光滑,倒映著身旁的樹影;表面之下仍然神秘未知,我忍不住用手指輕輕沾著湖面,將漣漪一圈圈的送到她的心中。

加羅湖寬150公尺、長200公尺、深1.5公尺,是這一帶散落的湖泊中面積最大、也最擁有高山湖泊的氣勢。我與傑尼斯繞著她走了好幾圈,不願意錯過任何她多變的樣貌;令人感到沮喪的是,湖邊一坨坨登山客如廁後的衛生紙散落,我們似乎也看到了加羅湖哭泣的眼淚。


虛虛實實加羅湖。
 

金黃燦爛加羅湖。
 
 
 
 

回到帳篷吃了一罐八寶粥和蘋果當作早餐,將潮溼的東西掛在草地曬乾,前一日幫我們搭帳棚的山友大哥大姐看我們都是吃冷食(因為兩個人而已不想帶鍋子煮飯,很重耶),親切的招呼我們享受他們所準備的熱食,裡頭有綠豆稀飯、饅頭、自製豆腐乳還有配菜,和著愛心的早餐,吃起來格外美味、格外溫暖。

接下來的時光很愜意,沒有趕路的壓力,大家各自在湖邊享受。我們又繞了好幾圈的加羅湖,然後在陽光下做日光浴,完全沒有想要找其他池子的慾望了,沒人想要離開加羅湖,似乎只要在她的身邊,就可以永遠這麼美好。

約莫九點,大家都收拾完畢陸續下山,我們也慢吞吞的打包。臨走時依依不捨的回望了一眼,心中打定主意:加羅湖,我想我們很快又可以再相見了!


湖面如鏡加羅湖。
 
 
 

 

本日行程:

4:00起床→9:00離開加羅湖→9:20加羅山登山口→9:40登頂加羅山→12:00巨木登山口→14:00四季林道柵欄→肥家

**加羅湖水不可飲,須背水。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兩個女生的加羅湖(上)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