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武陵四秀印象四:池有山

發表於2012/11/06
4,82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池有名樹

從品田漫步回到新達山屋,時候已近傍晚,雖然心緒已懶,但很想看看昨天趕路錯過的那一路風景,特別是夕陽映照下的血色大霸。所以匆匆告別了正要做晚飯的山友,提起相機包,毅然向池有的山腰間走去。

有些美好,錯過便錯過了。就像昨天那般瑰麗的夕陽,今天就不曾出現在大霸的面容上,想來也合理,那樣豔彩華麗的美,也不應是天天可見。

沿著池有山腹間的小徑往上走,整座山幽靜極了,四周一片銀白的世界,而空氣,則帶著些冷冽的清醒。一個人踩在這樣的雪徑上,除了自己淺深不一的足跡,就只剩沙沙的腳步聲,而那迴響是那麼的輕,反而將這片山林襯托得更加幽靜。

冷,非常得冷,尤其是太陽將下山的時候。明明仍有些許陽光,而且一點山風也無,但是那無邊的寒冷就像許多奇襲部隊,不斷地往你骨髓深處裡侵蝕進來。這不由得讓我憶起那年冬初在北京近郊的京西古道,也曾經歷過類似的苦寒,那晚回去還未及進北京,便開始打哆嗦,後來更連躺了三天。

冷啊!實在沒道理再繼續前行。但想看看那棵池有名樹,昨天只是路過,還未及細看,在嚴寒中堅持著走了近一小時,才終於走近他。

值,真值。在許多山中都曾有過和大樹相遇的美妙經驗,而這棵怪模樣的池有名樹,獨立在岩崖邊,這時,暈黃的夕陽,正將他,以及其周遭的群山、奇岩都抹了層金黃的色彩,好看極了。雖然久留會更加的寒凍,雖然按快門的手指早己有點輕微的凍傷,但還是忍不住多拍了幾張。這麼遠這麼寒的來看你,實在值得。

忍著寒凍回到山屋,才剛到亞美池附近,遠遠便傳來濃濃的燒酒雞味道,「哇,偉忠大廚做大餐了。」由於回來得晚,吃得是他們的剩菜剩飯,偉忠還有點取鬧的將所有食物夯不朗當地全倒進我碗裡,鬧得整個碗全都油膩膩的,但我還是大口地扒啊,不管,身體正需要,那飯,也簡直就像救命的靈丹,吃得好香,感動的,只差眼淚沒流下來。感謝偉忠,感謝美涼,也感謝吉祥,你們同行我才有大餐吃,那兩晚,真謝謝你們。

 

池有山

睡了一夜好覺,我們即將告別山屋,結束這次的山旅。這次上山,目的本來就是上山來睡覺,兩晚都睡得甚好,已沒什麼遺憾。

回程,我們撿了兩個伴。原本偉忠、美涼要走O聖,打雪東那路下山,但因錯過行程,今天也陪我們從池有這裡下山。

池有的山頭,就在山徑上方不遠,上下一趟不過半小時左右,回程順路上去,說是「順撿」也不為過。

原路下山,再經過池有名樹,我特別請走在前面的偉忠稍停一下,在樹旁充當一下「比例尺」,喜歡擺「莫那魯道」酷姿態的他,也實在適合和老樹合照。

人在老樹下穿行,千古悠悠,儼然一幅現代的「谿山行旅圖」,相較昨日夕陽中的獨立莽蒼,兩樣都是名樹的姿態,而這兩樣,我也都愛。

池有名樹附近,也是處看山休息的好所在。這裡的雪山圈谷較品田那裡更近於正面,更能看清全貌,

回望品田也精采,近處是這附近鬧熱的蒼杉古柏,遠處則是品田皺摺清晰的龐大山體。黝黑而粗獷的岩,帶些殘雪,將猙獰的山容刻劃得更加清楚,

山徑再走,只一小段,就接上池有登山口,從此上行,只要一、二十分鐘就能上抵山頂。由於和夥伴有了誤會,我一個人背著大背包先行走上了池有山頂,甫上峰頂,我真得被shock到,「哇~~~都要結束了,還有這麼讚的風景啊!」

池有山,絕對是個環看四方山景的好所在。純以位置論,他正位於四秀的中心點,西面聖稜、品田,北面大霸群峰,東面桃山、喀拉業、南湖、中央尖,而南面,則是武陵農場的谷地,以及畢祿、羊頭、合歡、奇萊、白姑等群峰……,如果要認山頭,這裡應該可以認上半個台灣。

依然是從這山望那山,首先是東邊的桃山,這裡是看桃山最近的所在,連我很喜歡的小小桃山山屋,在這裡,整個屋型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其次是南邊,下方是武陵農場七家灣溪谷地,那裡是這次山旅的起點,也是終點,待會兒我們就要從山上,回到那裡的人間世界去,

再來就是百看不厭的雪山圈谷,池有這裡方向較品田前峰要正面,高度又較池有名樹那裡要稍高,所以也是看圈谷的好地方。

而昨天剛走過的品田,從這面不僅可以看見他偉岸峭峻的黑山頭,而前往品田的小山徑,從東稜直劃下來的一條雪亮的小白線,也清晰可辨。不僅如此,連山徑下的新達山屋,也宛然在目,

昨天還躲著的巴紗拉雲,今天也在品田的肩旁露出面容

連著巴紗拉雲,北半邊的大霸群峰,無愧於四秀一路上最醒目的風景,也依然穩立北方,和這裡相互對峙,

池有山頂,應該也是檢視「聖稜線」最好的地方吧,又近,又一目瞭然,從南到北,雪東、雪主、雪北、巴紗拉雲、大霸群峰,全都歷歷在目,

曾經,下方的武陵農場,對我是處遙遠的大自然。就在不久前,武陵四秀也是。而如今,聖稜那一線,成為我新的遙遠的大自然。「一定要去那裡走走,一定要找時間去!」站在美麗的池有山上,於四秀山旅行將結束時,我對自己許下了新的承諾。

原文出處

 

五陵四秀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