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走進加羅湖泊群 如泰雅少女般的羞澀

發表於2012/11/16
6,61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深邃的加羅湖

 

「松蘿、苔蘚、地衣……
 瘤足蕨、書帶蕨、稀子蕨……
 陽光、晨曦、紅檜神木……
 是仙女不小心打破鏡子散落在人間的遍地珍珠。」

迷幻如魔戒的森林

 

迷幻綠森林

從紅檜登山口開始,我們好像踏入一個未知的旅程裡,那是比魔戒更魔戒的潮濕密林,一種像似會有精靈跳出的夢幻,背著重裝,腳旁都是蕨類的原始祕境。

當陽光從林間穿透而出時,我被眼前晨曦給驚艷,那是早春暖陽帶來的舒適感,是松蘿蔓延出的綠色深邃。

踏著樹根,路不斷的陡上,只是這樣的景象,連喘氣都不敢太大聲,深怕吵醒了大自然的沉睡。

瘤足蕨森林

 

傳說有位天上的仙女在梳妝攬鏡時,不慎打破了手上的明鏡,而這些碎片就像珍珠般的灑落在宜蘭山區裡,形成一顆顆美麗又夢幻的高山湖泊。

民國76年,台大登山社繼松蘿湖後,首次將這些高山湖泊公諸於世,又因鄰近加羅山,所以統稱為「加羅湖泊群」。到目前為止,被岳界發現並命名的便有18個之多,而且還有一些尚未被發掘出來,屬於未知的探勘領域。

森林火災告示牌

 

也或許是如此夢幻的傳說,驅使著我們遠道造訪,走在急陡的潮濕森林裡,我一直想像那仙女掉落的珍珠會有多美,尤其昨晚,在民宿聽了原住民朋友的形容後,更增添想像空間。

而走完這段長達3.14k,落差將近500公尺的陡坡後,上了稜線是林務局的森林火災告示牌;民國88年,登山隊不慎引發的那場大火,起火點就是在此。

比對地圖資料後,確定眼前的窪地,就是此行第一顆湖泊──撤退池!

撤退池

 

森林墳場

也難怪會取那麼貼切的名字,聽說早年登山隊在一路陡坡、重裝踢上來後,一看到此湖泊,竟誤認為加羅湖到了,便開始撤退。

只是當年的那場大火,大自然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復?

當然森林大火也算是自然的一個循環機制,只是透過人為的雙手,就顯得罪惡許多。

枯木藍天

 

尤其那場大火燒掉了50多公頃的森林,也讓這裡成為林務局的森林火災生態演替觀察區。從林務局的告示牌開始,這整片的白木林猶如一片死寂的森林墳場;但不同於高山上玉山圓柏展現出的千變姿態,這裡反倒是直聳入天的紅檜、扁柏、柳杉居多。

這天中午,我們在此叉路休息午餐。箭竹林裡,一根根如森林墳場般的枯木向天兀立著,彷彿正述說著浩劫之後的無言死寂。

豪邁池

 

走進箭竹林裡,這裡海拔約2250,我們到達此行第二顆湖泊──豪邁池。

從其窪地,或許可推斷滿水位時的豪邁;但好奇是誰給這些湖泊命名,什麼豪邁、偉蛋、日池、月池、姐池、妹池、兄弟、閃電、情人、給給、墨池等等,每走到一個,都有一種發現的喜悅。

我們在豪邁池短暫停留。登山者往往喘吁吁的一趟路,就只為了看一顆高山湖泊,因此當大伙兒才走不到5分鐘,又馬上遇到第三顆偉蛋池時,忽然覺得好滿足。

偉蛋池

 

尤其是偉蛋池,那湖面泛起的波光漣漪,那池水映照出的枯木倒影,我站在池畔,感覺此地正漸漸釋放出一種優雅的靈氣。

 

仙女的明鏡

從撤退池到豪邁池、偉蛋池,短短不到20分鐘的路程,3顆高山湖泊都在路徑兩旁,甚至連加羅湖,也只要再往前走3分鐘即可到達。

當我們真正行至加羅湖畔時,天空卻開始下起了小雨,雨絲落在湖面,掀起了一圈一圈的小漣漪,那一刻,我像似聽見自己心裡的聲音,那個多年以前曾經夢見的加羅湖,此刻就在眼前。

雲霧瀰漫的加羅湖

 

湖面飄起一層薄霧,那池水泛起了漣漪,是美得不能再美的加羅湖,就好像一個披上薄紗的泰雅女孩,臉頰紅潤,又略帶羞澀的細語呢喃。

如果說松蘿湖是17歲的少女,那加羅湖該是幾歲呢?

我想應該多點成熟,同時又顯得深邃許多的風華之年吧。這一刻,我沉浸在此氣氛中,只希望時間能多做停留,好讓我悠然漫步湖畔。

雨滴點點的加羅湖

 

雨停時,夕陽也乍現,湖畔的金髮蘚沾上露珠,閃耀點點光芒。

是天上仙女不小心打破鏡子的機緣,才讓這些如夢似幻的珍珠散落在加羅山區。

是泰雅的山神一路保佑,才讓此次活動順利完成的吧!一直記得海哥載我們到登山口,臨去時不斷提醒,要入山之前,記得先跟祖靈祭拜一下。

紅檜登山口

 

我走在下山的歸途上,再多看偉蛋、豪邁、撤退池幾眼,是感恩的心情,也是微笑的道別。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