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加羅湖行旅一:雪徑上加羅

發表於2012/12/25
6,97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十二月初,和朋友們結伴走了趟加羅湖,正遇霜雪,留下了極難得的體驗及回憶。

加羅湖,在四季林道深處,林道入口,就在中橫支線的四季部落裡。從部落上去,尋著「四季林道」的路牌跟著進去,車行一段似產業道路的水泥林道,約莫二點多公里,就撞著了一堵林務局為防山老鼠所設立的鮮紅鐵門,鐵柵門邊上有塊小空地,大部分山友的車子都停在這裡,由此開始訪湖的山行。

 

初現雪跡的四季林道

我們在十時許到達鐵柵門邊,開始「踢」這段早年為伐木所闢築的林道。由鐵柵門上行的林道路況甚佳,初始的一公里餘甚至還是水泥路面,林道以平緩的坡度緩緩上行,山林的清氣也似順著緩坡路輕流瀉下,清涼涼地掩下來,旋即「浸」透了山行人的身心靈。

經過了3公里,約470公尺的爬升後(鐵柵欄1226m→叉路1695m),我們來到了叉路口。路徑右上屬「嘉平林道」延展的地界,從林道往右逕上,接霧覽、拔都諾府、巴都服諸山,可接南湖北山,當年鹿野忠雄及田中薰即是由此路徑走進南湖圈谷;由嘉平林道靠左的路徑走去,即進入大濁水溪上游的地面,比亞毫、老金洋、莫瑤等泰雅諸社遺址皆在那裡面,當年從四季通達南澳的「比亞毫古道」,想來也是由此進入了。

往加羅湖的道兒,並不循叉路右上,只取左邊那狀似腰繞的平緩山道而行。路徑上這時舖滿了一地枯黃落葉,落葉上且沾帶著寒溼的水漬,予人極荒涼蕭疏的枯寂感。

過叉路後不久的蕨葉上,竟留有些許狀似鹽巴的殘雪,這裡標高才1700公尺左右啊,竟然也下起雪了,再高一些的加羅湖呢,豈不是一片白雪世界了!?才12月初,二千公尺的加羅湖也下雪了?!真令人驚喜!

過了叉路口後不久,即到了「林務局四季護管所」遺址。這是幢早廢棄的水泥房子,如今只有些山友偶而用來過夜。午後山中滂礡的霧氣籠罩下來,迷霧中的灰黑影子全半遮著臉,靜默在灰茫的雲霧裡,只屋上枝上一線殘雪,兀自在暗裡發著幽光。

再前進約300公尺,這裡有兩處較大的崩塌地形,滑落的土坡雖然陡峭,但看似破碎的土石坡上已依稀有山友踩踏出的路徑,手腳並用攀扶地走,也不顯得危險。

中午,我們在加納富溪用餐。從此過後不久路徑將離開平緩的林道,由俗稱的「巨木登山口」開始一路陡上去。總計這段從鐵柵欄到登山口的平緩林道約長6.7公里(從鐵柵欄→巨木登山口),徒步約需2~3個小時。


白雪妝飾的陡坡

從巨木登山口開始,路徑逕往稜線上攻去,山徑也開始變得窄小而陡峭。由登山口上到稜線上的「獵寮遺址」,路徑約1.6公里,但須爬升近500公尺(1698m→2185m),是拜訪加羅湖較考驗體能的路段。

這段上稜路雖然陡峭,但是路跡清楚,且穿行林下野趣暫生,若不趕時間,只當作是享受2~3小時的森林浴緩步而上,那一時片刻的靜謐,以及安步當車的閑適,相信也有「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樂趣。

在這片地處山陰的森林中,白雪更是舖滿了一徑,整片深林,都在上演著「綠」與「白」的戰爭。在疑是櫟樹的葉上,「白」顯然是是戰勝的一方,許多白雪壓得綠葉有些喪氣垂頭,

時近耶誕,應景的叮叮噹「雪裡紅」翩然上市囉,你看那鮮紅的模樣兒,「嬌豔欲滴」都不足以形容了,

夥伴們走進粉妝玉琢的白雪世界裡,四周的氛圍讓人有種極不真實的迷離感,細看路徑旁柯枝上的殘雪,雪白讓枝條黑的更黑,白的更黑,十分的水墨畫意,柳宗元詩「獨釣寒江雪」的漫天雪景裡,應也有這樣的枝條吧。

 

枯木與箭竹的海洋

午後三點多,我們上來到了獵寮遺址,在遺址前的林隙間有片遼闊的視野,對面三星山彙的群山向北展延去,兩山間則是緜延不盡的雲海翻騰,這是山神給予辛苦爬坡人的獎賞,由此再前進,即是稜線上的一片坦途。

過了獵人遺址,由山陰走進山陽,稜線上反而少有雪跡,想是早為稜上普照的陽光給蒸融了吧。由此到加羅湖僅剩一公里的路程,可這一公里卻是片枯木與箭竹的海洋,在夕陽餘暉裡,我們在箭竹林裡「游泳」著,有時抬頭,不時可見許多姿態各異的枯木矗立眼前,也或許是這些枯木太過吸引人了,箭竹林裡不時可見之前山友尋幽踩踏出的小叉路,這些叉路在雲霧繚繞稜上時,常共同在這片寬稜上構築起一個龐大的迷宮,讓許多拜訪加羅湖的訪客因此迷了路,所以在此「游泳」時,務須特別注意辨明方向。

在太陽即將下山時,我們終於來到了加羅湖,湖面明顯較我上次來時小了許多,湖邊已有三頂帳蓬搭起,在我們搭起帳蓬後不久,太陽也瞬即隱沒,只留下了龐大的寒氣,以及幾個瑟縮的人影。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