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與山對話.沙韻之路 (2)

發表於2013/01/15
3,09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當我們同樣走過崎嶇的路途,你那倔強的笑容卻是依舊…

這天一早起床收拾忍不住哼起了這首歌(這一季思念的漂泊),除了「山谷裡有風」這首主題曲外,這首歌似乎是我接下來的主調。昨夜秀媚太嗨也很晚睡,決定繼續留營補眠,因此派飛魚在此留守,我等七人輕裝續往莫很駐在所。越是遠離營地回頭看到飛魚留守的身影,總有一份切實的安穩,像似老父望著貪玩的孩子般眷顧的眼神,而我們就決定以乾溝作為起登點準備往西切向鞍部。

少了重裝的牽絆,在乾溝上的爬升變得很容易,但若真是重裝上肩這段上切路也是蠻硬的!但這個鞍部卻是從布蕭丸邁向莫很溪的必經之路,也是當年古道的路線!不論如何走終究還是要接到溪溝左側的小稜,接著會遇到駁坎區。如果直直上切就會遇到陡滑的蕨類海,且可能會切到北邊的岩稜,我們就不小心切到了極瘦的岩稜,但也因此看到了莫很溪的風景。預計在10點半就該折返的我們就因為似乎只差那麼一點點就到鞍部,大家又收起出發時的歡笑認真走路,終於在11點抵達莫很駐在所。與營地留守回報抵達莫很駐在所,預計11:30折返,大夥開始逛這個小型的駐在所。

沒有太多的酒瓶堆,也許已被清理或收拾過了!孟浩找到各式各樣的碎片,想像著當年駐守在此的警手在這鞍部看守時,戒備的心情跟我們必截然不同,而今的我們走在古道上只有探險與歡樂,當年的氛圍也許是充滿的肅殺之氣吧!下莫很溪的古道已經不明顯了,看到這種陡度,暗自的安慰自己還好沒選擇續行!回程走了古道,古道緩緩腰繞而下,雖然有一段沒一段的,但路徑很明顯的會接到駁坎區後沿稜而下,有了上坡的經驗後下坡的經驗很順利,如期的在一點前回到營地!下到溪谷的那剎那,小王子喊著「山谷裡有風~~~」聽起來就是很大的觸動!

偷得浮生半日閒,趁著這陽光與午課的空檔,眾女往溫柔的流興溪走去清洗,眾男則在磅礡的布蕭丸溪打理自己。午課是溯溪相關的繩索教學,以及飛魚的學習風格的測驗與分享,看著飛魚從神奇寶貝袋掏出的教具才知道讓他走路東倒西歪的原因為何了,而飛魚說他「有備無患」也讓他的個人裝備重覆一些公裝有的東西,如醫藥包、攀登繩、勾環。其實不只飛魚的背包這樣,仔細看我們的公裝公糧並沒很重,但個人的食物與裝備卻讓大家的包包打的鼓鼓的!面對這樣的情況時在也不知該說些甚麼,只能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吧。

 多虧飛魚在課程上的準備也讓我們看到不同元素的運用,面對著不同學習型態的人該怎麼樣給與任務讓對他有學習的興致。原本還擔心自己撐不到一時的飛魚,這堂課大概上了快一小時半多,也因此原本預計的獨處時間只好順延至夜間活動。相較於布蕭丸溪,轉個彎就到的流興溪實在是太過靜謐!出發前讓大家繳械,所有的頭燈、手錶、各種電子器材都留在營地,接著一個個的放人。可惜的是時間短暫所以只能給大家一小時的時間,而我在營地留守看火,順便準備接下來的砲台山行程。

當眾人離開的那時才覺得溪谷好安靜,沒有了聊天聲音的溪谷反而展現出原本的聲音,蟲鳴、日本樹蛙的叫聲伴著溪水聲。當有這樣的機會剩下自我時,思念才開始不斷的湧現!我想前幾天大概是太專心在處理走路與狀況了吧~到了第五天才有時間想念山下的牽絆。真希望這一刻牠也能在身旁,真希望能帶著牠一起到處走走…看著溫暖的火堆又想起下山後也開始新工作的挑戰,已經不習慣忙碌生活的我是否能適應呢?心中不斷想起這段旋律「該從容生活…」此時此刻知道甚麼對於自己是最重要。

這天晚上小王子為大家準備了聖山的祝福包,為此他帶了許多的材料,要大家想像一個想要的生活,看著他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吹氣再把那些材料(各種穀物、水晶、金沙…)一一的放在祝福包的紙張上圍成一個類似田字的型狀,霎那間懷疑他平常是不是也在作法,動作感覺非常的自然。這一夜有了獨處與祝福包的加持,相信明天可以安穩的踏上回家之路。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