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與山對話.沙韻之路 (3)

發表於2013/01/30
2,18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跟著山谷裡的風冉冉往上爬升…

經過一天的休息後,大夥看來也容光煥發,老天也給了相當好的天氣,走在溪谷裡所見的藍天和魚鱗狀的雲從前方的山頭裡冒出,把這天空切割成藍白兩半;回頭在望那布蕭丸溪谷也不遑多讓,晨間的水氣隨著上升氣流的冉冉升起,這溪谷裡的霧似乎每天都在跟我們打招呼,在離別時刻才開始了解了這裡的韻律。趁著這多美麗的天氣,大夥也難得有了觀光團般的悠閒拍照!但隨著轉進支流後,心情就像從開闊河床轉進較為狹窄的溪谷,隨之而來的也是全然不同面貌的景象。

離開前 眾人把火堆夷為平地 神不知鬼不覺~

這天的記錄飛魚有非常貼切詳實的記錄,探路小組「J寶王」與「鰻寶」諸如此類的稱呼也從此開始流傳。轉進支支流沒多久我們便被路標帶往高繞路,第二次的高繞則是因為太早繞掉地形而花了一段時間再切回溪谷。其實整段溪谷邊都有路徑,有種置身在大屯溪古道的感覺,路徑隨著左岸而開偶爾下溪再上切,整個植被也變得很低海拔的樣貌。林克孝的書中在砲台山前畫了一段「好漢坡」的註解,而擺脫完支流後就是一整個陡上再陡上!

這段時間伴著我們陡上的歌就是那首「山谷裡有風~」,隨著爬得越高、看得越遠,已經可見到第二天攀爬的富太山稜了,遠看真的頗像個金元寶!欣賞著遠方的風景在往下看看努力往上攀爬的人們,大夥努力的用著歌聲來互相鼓舞,此時才注意到秀媚的肩頸是越來越僵硬,幾乎是快要成90度角的在走路,而上坡也讓她耗盡體力,走沒多久就需要休息一陣!秀媚說出發時她的背包有27公斤,光看到她帶的保暖衣物和備用衣物就不知道有多重了!更別提她有自己的口慾需求而帶了不少水果。她落枕後的意志力雖然讓我相當佩服,但是看到這麼多的個人裝備以及她疲憊的身軀,兩難!

不知不覺又成了第一個探路的人,實在不該剝奪大家找路的樂趣,但路感卻越來越順,就這樣從蕨類海裡又跟著疑似踩平的路徑斜斜的切上稜邊,定眼一看「這是古道吧!」眼前是條清楚又乾淨的路徑,但突然在蕨類海後出現有點詭異,小心翼翼的跟著來到了一個稜轉處,樹上還有礙子!接下來的路徑也是超級明顯「接到古道囉!」大聲的鼓勵著還在跟爬坡奮鬥的隊友!

今天是旅程的倒數第二天,原本設定的獨宿在前幾天都無法實行,因此今天對營地的目標設定即是可供眾人搭露宿帳之地。這個轉彎處剛好位於一個緩稜處因此有許多的腹地,甚至往下走還可聽到清楚的水聲!與實習領隊和嚮導討論後決定今天四點多提早紮營!說到這郭寶今天擔任領隊一反前幾天的斥侯角色,今天一路壓隊反而是我看到他最累的一天,接近傍晚他終於還是按耐不住的往前探路。我想領隊的腳色應該是不至於如此被動的只是壓隊,而是能在一個更整體觀的局面來考量整個隊伍的狀況,也許是輔導員介入太多反倒讓實習嚮導與領隊少了自己作決定的機會!常常是想要放手但卻在某些時刻又忍不住把大家拉回現實面,關於這部分的拿捏還是要多多學習啊!

這晚拉了個漂亮的營本部炊事帳,看著拉撐的外帳,心中有種極大的滿足感,所以當看到學員們形形色色有點垂垂的獨宿帳後,突然覺得很想把每條線重拉一次,原來我在搭外帳的時候還蠻龜毛的!今晚的夜間課程終於開始恍神、打瞌睡,但沒多久就被八隻腳嚇醒!在分享的時候不時有八隻腳跑來湊熱鬧,肥大的尺寸讓大家都開始毛了起來,我懷疑這營地之前有處理過獵物?這種咖啡色的八隻腳我只在死掉的獵物身上看過,跟會咬身體的那款黑色的稍稍不同!總之晚上大家都裹緊緊睡去,夜裡的聲音真的好豐富,山羌與飛鼠都在很近很近的地方,領角鴞從紮營那刻起就不斷的「勿勿-勿」!晚上調皮的飛鼠還在外帳上頭的樹枝盪鞦韆,灑落的一堆黑水和落葉,這裡頭的動物真的好多,一路走來山羊幾乎是主角,搭配的山豬與令人驚艷的豬窩,山羌的叫聲每日不絕於耳忽遠忽近的!而這幾天又出現了飛鼠與領角鴞,和諧唱和的夜晚,幸好我不是心癢癢的獵人,哈!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