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與山對話.沙韻之路 (4)

發表於2013/02/04
1,78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乘著山上的能量…

第七天晨光 (孟浩拍攝)

 

回程是既期待下山卻又捨不得離開山與人的矛盾心情,但遲早是有個分離!自接上康莊古道後眾人的心情也隨著接近平地而開始愉悅了起來,這天以一般隊伍的速度是足以前進到合流溪與古道的交會口附近,而我們除了秀媚歪著脖子走路十分吃緊外,在一個偽岔路口又作了一個決定。

「繼續走是往飯包山的路,路應該在上面!」

「稜上有布條喔!有路」

在一個古道都還很明顯得休息點,探路仔的回報如上,於是順著他們的話大家走上了稜線之路,對於郭寶所言沒有作太多懷疑與double check,雖然心底覺得怪怪的。稜上的路標很老舊,路徑也不太明顯。此時手機卻傳來簡訊的聲音!到了行程第七天都還無法跟外界通聯的我,馬上抓緊這奇怪的角度快傳簡訊給留守告知平安(山下應該很擔心吧)!一路非常專心的往西邊試訊號,其他人則開始懷疑這條路徑越來越不明顯,是否該放棄呢?此時再跟郭寶確認,才知道古道是繼續往前,也很明顯,他是在想這條稜路是否會直接三叉口。這個時候我才知道「蝦米!往前的古道是很清楚的,並非是沒有路!」大家經過一番討論,孟浩問著:「那要繼續還是要往回?」沒人應答卻腳步直直往上切了。心裡想著「有古道幹麻不走啊!這一定有雷~」,但我又不想打斷這額外的「收穫」!

一路上也的確有舊布條相隨,能跟外界通聯後一整個開心的打電話報平安也忘了偶爾看看我們的位置(這跟第二天的狀況好像啊!),大夥開心的上切到接近中午,仔細定位才發現我們偏離三岔口蠻多的!這老舊的布條到底想引我們去哪?快樂的心情在午餐過後開始收心,我們必須往東或往南切回預期在100多公尺下方的古道。這狀況會不會太似曾相識了點?輔五不也發生過這類似狀況,明明有林道可續行卻選擇比較冒險的上切路,搞得一身狼狽還拖延了許多時間!這回狀況稍好是因為遇到貴人,在下切將近100公尺後接到一段陡坡,我發現還沒接到古道,代誌有點大條了!正當我們此起彼落的呼叫聲時,下方傳來陣陣的回應!這幾天來第一次碰到人!

「你們要走下來嗎?」

「這裡是古道!往你們的右邊一點點比較緩喔~」

確定古道還在更下方後,大家就更勇往直前的下切了,雖然下切的速度很慢又很摔,但終究是接到貪玩後的古道了!幾位準備要去布蕭丸泡湯的阿伯熱情的指點接下來的路況,若非有他們的人聲指引,我真的就要開始緊張了!這次的南澳之旅似乎總充滿著這種陰錯陽差的搭配,富太山那段也是偏離主要路徑後又接到一條奇怪的崩壁路,每當心底要下沉時,「路就出現在彼方」,好像是這邊找路的安排。當晚也針對這個狀況討論了,雖然都是路,好壞的選擇爾爾,既想給大家對自己的決定負責的機會,卻也覺得還是可以再謹慎點的選擇,而往往都偏離一段後才驚覺還是要吃回頭草也是個問題,如果路況警報器沒響或是故障了呢?這種「不經一試,不長一智」的方法到底好不好呢? 

接到合流溪  大夥顯得放輕鬆了

每每回頭的畫面 秀媚的脖子僵直的不像話了!

 

結束了這個插曲後,接上古道只能用警戒的心來危言聳聽大家,路跟緊了!再跟丟古道我們就要遲歸了!這一路往合流溪的路上已經是非常明顯堪稱步道等級了!只是秀媚的歪脖子火車頭讓這台列車開得有點緩慢,因為歪脖子的角度導致她走路都是斜一側,非常痛苦,也讓大家常常要指點她的腳點怕她跌倒!每每回頭看到後隊因阻塞而倦容百出,總不自覺露出無奈的訕笑。心底又盤算著至少要走到匯流口附近才有營地吧!於是當郭寶說了一個路旁堪用的營地,還是讓腳步往前走了,再一次我又剝奪了實習領隊和嚮導的決策權!後來一直沒遇到更好的營地,且古道位置離溪水越來越遠,問著慢慢的後隊說「大家還有體力可以往前嘛?我們可能要走到匯流口才會有營地喔!」秀媚即使已經累攤了還是說著「可以!」不好意思,今天要大家ㄍㄧㄣ下去了!

終於在五點半郭寶和孟浩找到了一塊離水蠻近的營地,隨著天色偏暗,鰻魚又開始張羅搭外帳這件事,搭完輔導員的外帳後,看到百廢具興的學員帳,忍不住插手了!最後大家終於合力拉好外帳,進房炊事。今晚可是重要的一夜呢!

 

山上,再美麗的相遇總會有句點的時候…

這樣的隊伍,這樣的凝聚,應該是要感到心滿意足才是!每當帶著一批新鮮人進入山裡,他們所展現出來的成長蛻變遠比經驗老道者還顯著,這種一天天的改變與適應讓人心底也覺得很紮實很有成就感,如果不是這些能量的傳遞,我也不會這麼樂在其中吧!但隨著參與過無數次的戰役,也知道每段旅程與組合總有句點,而這份情誼也許在下山後會隨著時間慢慢的變淡。了解所謂的革命情感也許都是某個階段的某個經驗後,似乎就不會緊緊抓住甚麼不放,活在當下的共同經驗才是重要。

出發的前一晚剛好瞥見「達娃的旅程」這篇文章,多多少少有點類似著希望在這旅程尾聲時營造的想像。於是在飛魚進行完實習領隊與嚮導的練習收尾後,大家就開始圍著燭光,再現我們這幾天以來的共同經驗。這樣的活動當然會帶點感性與冥想,所以先帶著大夥神遊了這幾天的路程一圈,接著以逆時針的方向來接力每天的畫面!本想以感性為主調卻反而變得一片歡樂,甚至聽著大家笑笑的說出自己快崩潰的那段,能夠侃侃而談自己的不適!以及在這趟旅程當中發現不一樣的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小J說著他沒想到自己會是去「找路」的人,他的眼光因為找路的關係會放得更遠,而不侷限在短短幾公尺之內。在這將盡快兩小時的分享裡,聽著大家分享著每天的畫面,還不時而倒帶補充,沒有冷場,沒有太明顯的打瞌睡,我喜歡-我們‧一起‧共同創造的‧經驗。

 

送我們離開,是第一天那飄著小雨的南澳…

最後這天早上,沒有掙扎,學員帳在鬧鐘尚未響起時就開始蠢蠢欲動了,想下山的心情非常明顯了!這種既是捨不得卻又很想快下山的矛盾心情,在旅程的最後一天的古道上特別明顯。今早只需要再走一公里多的合流溪,就會回到古道上。有別於前幾天的好天氣,又回到那濕濕霧霧的山與谷,跟出發那天一模一樣,只是如今我們要下山了。

夥伴們,看這你們的背影,我們即將在此告別了,告別這多霧又多情的野地,帶著這八天來與野地共處的能量,各奔東西回到我們自己,只消在想起莫很‧蕭不丸,就跟山谷裡的那個河床再度連結了,謝謝這些一起走過。下山後全隊來到哈勇桑的家,跟著老人分享著山上的種種是最美的ending~當思念滿溢的時候就是再度背起行囊的時刻!

雖然沒會到傳說中的大濁水北溪,但至少滿足了找路的沙韻之路,這八天很充實&很實在~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