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小劍未竟之大小劍 day 3

發表於2017/09/13
41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大小劍稜線,第三日
今日預計從油婆蘭營地走訪百岳之大劍山,接著下山回程
前兩日不是重裝陡升就是稜線上下折騰,還迫於天氣因素放棄了百岳小劍山
除了身體疲憊已極,精神上的挫敗感也讓大家頗為低落
今天的行程相比之下就輕鬆得多。
畢竟從營地就看的到大劍山,而且一路上都是高山草原風景,輕裝來回應該很愜意
應該吧

昨晚營地下著大雷雨
等到雨停才出來收拾殘局,洗碗洗筷、東摸摸西摸摸
等到可以休息都快要半夜了
好在今天預期不須趕路,早上也就放任大家自然醒
雖說如此,也是大約5:30就出發了

走上油婆蘭山的山頂草原,稜線彎過劍南尖山
即是大劍山的魁梧本尊 

夏天日出得早,很適合長程登山活動
就是午後會下雨比較麻煩

前兩日都飽嚐午後雷雨之苦,今天大概也會如此
雖說下山比較輕鬆,但山下的林道有一條溪溝要跨越
若是因陣雨而導致溪水暴漲過不去,那可糟糕得很。
而且松茂林道的路況開車實在是太危險了,無論如何都不想在天黑之後還被困在那邊
因此今天起頭感覺雖然比較easy,其實一樣是要趕路的 

...怎麼好像一直在煩惱各種事
都來到山上了,真希望可以拋開所有煩惱,盡情享受山林風景
在高山草原上披著絲巾迎風裸奔之類的。

草原迎來曙光 

明媚動人的一刻 

旁邊的大雪山稜線也在享受晨曦初耀

草原披上金光,在藍天下閃閃動人的模樣
自油婆蘭往大劍,會先經過劍南尖山(3285m)
看起來十分尖聳陡峭,但大約只比周遭草原高出50幾公尺吧
有草徑可登頂;但大家都沒有要上去的意思。 

轉往劍南尖山西北側的山坡,步道旁邊有幾處碎石堆成的小駁坎

背光處行進
草坡看起來很宜人,其實路上遍佈水坑
兩旁箭竹也都是整片濕潤潤
想不穿雨衣安然通過實在是不可能
好不容易才稍微乾燥了一點的鞋子也馬上濕進襪子的最深處
啊斯 

而且這草坡好陡...傾斜著行進,底下樹林深谷一眼望穿,令人腿腳微顫

望遠台中盆地,最尖的是鳶嘴山

平緩漫長草坡,真的很斜吧

光影交界處,接續尖山與大劍山之間的鞍部,然後就是往大劍山的陡上

旖旎草坡,然而高山爬升依然是令人氣喘吁吁

回望劍南尖山,遠方山頭也已清楚浮現

看大甲溪雲霧山谷

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底下有平岩山、羅閑山

油婆蘭山、布伕奇寒山與佳陽山至小劍山的稜線也清楚展現在眼前,看起來好可怕

草原廣角來一張

往大劍山的山路
雖然一直走著但山坡像翻不完似的接連出現
旖旎草坡也越來越顯得漫長困頓
不知不覺同伴們已經走到那裏去了
大劍的山頭像一堵高牆,聳立在稜線上佔據北面的所有視野 

進入大小劍-大雪山稜線之間的志樂溪流域 

草原山路上喘息,順便來一張寬景照

比較平緩的地段,有幾個看天池部屬在步道旁

山頭依然很高聳遙遠

大劍的山頂看起來是兩峰並立,等一下要從左邊進入森林與矮灌叢山坡陡上以抵達

大劍山東側指向南湖、中央尖的溪谷,是大甲溪的支流,司界蘭溪

越過油婆蘭山草原看福壽山下的村舍

這段草原相較之下稍微平緩一些;稍微,接著又會開始陡升

小劍稜線上的光線變化著

接著進入矮灌叢的攀爬路線,瀕臨底下的深崖,旁邊出現一座石塔

左邊是大劍山山頭下的一道大斷崖,沉積岩的構造看得很清楚

路徑在圓柏、杜鵑、小薜等灌木植物之間穿來穿去
除了腳下碎石坡面,還得特別留心埋伏在各處枝幹上的陰險小刺刺 

爬升好累...

上升的幅度很大,在更高的地方眺望小劍稜線

底下那個巍峨石塔也漸漸縮到不起眼的大小

高處的寬景展望

埋頭苦行,突然眼前景物一掃而空
一陣恍惚間到達頂上
不過這只是大劍山並立雙峰的一座,不是大劍山有三角點的山頂
地上堆著一座石塔 

旁邊這道亂石坡過後即是大劍的山頂了

碎石坡直下溪谷,對面大雪線閃閃發光
這邊很像是小規模的雪山主峰-北稜角往翠池的那條稜線
大概也是殘存的冰蝕地貌
鹿野忠雄標記為14號圈谷 

來到大劍山主峰頂

拿出珍藏的小竹劍比劃一番

山頂是一片光禿禿的碎石空地,展望非常好

埋有三角點,三等6610號
海拔3594公尺,百岳No.17;「十峻」

順便一提,大劍山是雪山山脈第三高的百岳;次於雪山主峰、雪山北峰
但不屬百岳的穆特勒布山、凱蘭特昆山等也比大劍山要來得高。

回望剛才的山頭、小劍稜線 

大劍山東邊是司界蘭溪溪谷,直通環山、 南湖中央尖
環山部落東南方有突出的鈴鳴山-閂山山塊 

大雪山稜線群峰
從大雪山、奇峻山、頭鷹山、弓水山、大南山、火石山都看得很清楚
另外出現在火石山左後方的是鹿場大山與加里山
成橫嶺狀 

東北方連接雪山
大劍的連稜一直延伸過去,眼前這一段高度相若
左邊有雪山西南峰,3471m

雪山主峰的南稜從南面的大崩壁滑降下來,即是志佳陽線,古早的主峰登頂路線
有雪山南峰(3505m)、志佳陽大山(最高點3345m) 

油婆蘭山到大劍山的路,大家都被草坡騙了...其實並不好走,尤其是後面上大劍山這段,既費力又難搞 

中央尖山下的環山部落

房舍散佈在大甲溪、南湖溪兩河之間的丘陵上

環山部落,看起來坐落在一個碗狀的地形裡

民居與農場果園一路沿著台七甲線往梨山散佈過去 

望遠油婆蘭山營地
看得見油婆蘭池與小小的帳篷
不過那頂帳篷不是我們的,屬於同時在山上的另一組兩人隊
我們的溫馨組合屋躲在谷地中看不到

他們的行程好像是昨天上油婆蘭+去大劍
今天走完小劍下山;也就是只花兩天爬完大小劍
超恐怖的

半壁被削掉的佳陽山,過去是白姑稜線,再過去就是玉山山脈的領域了;最高的遠峰即是玉山

小劍山,氣勢完全被後面的白姑大山壓過,好可怕,不敢爬

這個也很可怕,要花六七天才走得完

透過火石山的肩膀眺望新竹平原與海岸線,有個露出一角的,是鵝公髻山

望遠鹿場大山、加里山,鹿場大山山頂是雷達站

大甲溪往西流去,與烏溪、大安溪堆積出台中盆地的平原
平原上有一條綠帶橫過,是台中盆地西南、起伏不明顯的八卦台地 

大雪山,其上之草原山頭又是怎樣的風景呢?冬天真的會積大雪吧

頭鷹山,難以到達的百岳,奇峻山、弓水山左右偕侍

背光中拜見以凜然斷崖捍衛此一稜線的雪山主峰

底下的司界蘭溪溪谷,也叫四郎溪、秀柯溪,大甲溪的支流,在環山匯入本流

逆光看雪山南峰下的危亂山脊

升起好不容易背上來的空拍機,可惜風勢太大了,難以掌控


大劍之頂環景
這座山聽說也是因為形似日本的劍岳,在那個探勘時期以此取名
但劍山(小劍山)也是類似的由來
可能一個比較容易看到(小劍從大甲溪的部落看就很壯觀),先安了這個名字
另一個比較深入不易抵達;
等來了之後才發現這座山更像劍岳,就取了「大劍」之名;以示此山比劍山還要劍。

這座山的泰雅語叫「Babo Battowanomin」,音譯為「巴多瓦諾敏山」
來源就更可疑了;據說Battowanomin是一位泰雅族的勇士,為開發雪劍獵場,不幸凍死在山上
因此後來Saramo社(撒拉矛社,今梨山)的族人便以其名稱呼這座雪山西南的最高峰。

此外,第一位登頂紀錄來自鹿野忠雄
時間是1931年七月,由佳陽社尋稜線(可能是劍南尖山那條)登頂Battowanomin;
並繼續走訪雪山
接著兩年後他又首次記錄登頂小劍山,並走完雪劍稜線、二度造訪大劍山
隔年即發表了《臺灣次高山彙之冰河地形研究》(臺灣次高山彙に於ける氷河地形研究),
向世人闡明了冰河曾經存在於台灣高山的證據。

順利履及此行最高百岳,安心回程

東西收一收,大劍山比預期的還要難走,也花了不少時間,該開始煩惱下山的問題了...

走回大劍的另一座山頭

由此開始陡降回油婆蘭營地

好喔,這就是回程的路了
有幾段暴露感還挺重的,趴在上面手腳發軟
而且旁邊的植物都是刺,只能靠地上岩塊輔助 

那座聳立的岩塔,有點像是玉山的鳳尾岩,不曉得有沒有人爬上去過

總算快要降至稍微平緩的草原區段

回望還在山頭上流連忘返的同伴

大劍山的南壁,光線轉移,岩理的構造看得更清楚

經過壯觀的石塔

山體的主角是易碎的板岩,不過步道主線上的各處攀爬都還算穩定,算是只驚不險

岩縫處籟蕭生長

遠望台中上空的積雲

小劍稜線,一路上最為顯眼的風景,逐漸降回齊平的高度

不過回程的山路還長的很

有夠長...

望遠看草原山坡延伸到那個端點
之後又是一個大下降,回到與劍南尖山之間的鞍部
然後要往油婆蘭山緩升 

上頭的人剛通過一處岩壁

細看石頭的質地
因壓力而變質的岩石,呈版片狀,看起來像木材
雖然比原本的沉積岩更為堅硬,但也容易沿著受壓面崩解
甚至徒手就可以剝離 

眺望雪山南稜,志佳陽線 

草坡依然美好廣大

好廣大...

又逐漸進入前兩天的靈魂出竅模式

一處板岩小山頭

回望大劍山,有很像劍岳嗎?不知道是哪一面

前路漫漫,好在總算是下坡,不會太累

多換幾種構圖,捕抓高山草原的美景

往劍南尖山的鞍部陡降

這個角度的劍南尖山,倒是很像從劍澤眺望的劍岳
路線、山形,甚至是前劍與劍岳並立的樣子都很類似呢
只不過劍岳主峰是峭壁包圍著的堡壘
這座是柔美的箭竹草坡 

回到那處鞍部

接著反而是爬升;路程漫長而和緩

從劍南尖山溪邊的陡峭山坡俯瞰志樂溪溪谷,小劍山像一頂皇冠

回望大劍山
箭竹草坡下是巨岩碎石坡,同時看這陡峭且沒有凹凸的均夷坡面
應該也是冰河圈谷吧  

往油婆蘭山的最後上坡,累死了...

又緩緩爬上高點,回望大劍山、劍南尖山
披覆草坡的巍峨山形,午時頂光下顯得剛柔並俱、明豔壯麗 

回到油婆蘭山營地

一刻都不得閒
趕快把帳篷收了、背包整備,煮好水裝罐立刻又要上路。
最後一份麵包想找來吃,它卻很神祕的消失了 

看油婆蘭營地天上浮雲 

東西都收掉了,油婆蘭營地又恢復成原來的空地樣貌 

循山徑離開谷地 

回望,營地應該是池塘退化後的痕跡吧,背後有雪山主峰守望著

好像某作業系統的預設桌布

翻過谷地的邊緣,即刻開始下降

和前幾天一樣,午後恐怕又將會是雷雨天氣
松茂林道上有一條溪溝要通過,希望到時候水別漲起來才好 

油婆蘭山草原,向布伕奇寒山、佳陽山say goodbye 

佳陽山的壯觀大崩壁,此去一為別,不知何時再相見

趁機多看幾眼,放入白姑大山

背後靈是小劍山

平廣的草原,一眼望穿直達福壽山

行至山坡邊緣,得見底下的德基水庫、梨山聚落

佳陽沖積扇
舊佳陽社似乎在如今的水庫底下
日治時期,占有地利且頑強抵抗的泰雅族人令日本的殖民統治計畫受挫
於是日方便策動已歸降的南投各部族來攻擊佳陽社
又邀請當時各部落的勇士到佳陽沖積扇和談
卻在酒宴後將眾人殺害。

因此據說佳陽沖積扇在泰雅族人的心目中是個曾發生過屠殺的不祥之地
甚至有「惡魔島」的稱號。

雪山的崢嶸南壁,下坡後就不容易再看到了 

佳陽山還在旁邊,順著溪谷往下就是佳陽沖積扇,地勢一目瞭然

透過望遠鏡觀察崩壁,天上飄來一朵雲把陽光遮住,提醒我該加緊撤離的腳步了 

還那麼遠呢,推論山上的推論池  

步入森林線,松柏與箭竹叢組成的難行陡下坡

路還滿大條的...看起來,有些轉折的地方路徑卻不是很明顯,要多加油留意樹上的布條

急速陡下讓重裝的膝蓋哀哀叫

林隙間窺見佳陽山,拔高這麼多啦

這段陡下終於也要到了尾聲,不過也只是路線轉換、進入推論山防火巷而已,並沒有鬆懈的餘地

岔過來瞧瞧推論池

艷陽照射下看起來一片美好

只不過水質也現出高山茶湯的原型

有鐵絲圍籬的自動雨量計「佳陽山站」,推論山三角點峰到了

看毬果,華山松嗎?

別的人馬正要上山,但被防火巷打敗了,將在推論山頂紮營
我們則繼續下山的行程,步入這迢迢防火巷之路 

來喔

中場休息時把背包都翻過一遍
那消失的麵包還是沒有出現
明明早上還有看到的
大概是油婆蘭小精靈趁我們在營地收帳篷時徵繳走了 

下山時比較輕鬆,天梯般的防火巷感覺起來也比較宜人了,只是背後山上雷聲隆隆,催促著我們快步逃難

防火巷邊緣的午后林光

一路上有幾處可充當營地的小空地,面積都不大,也沒有水源,就不做紀錄了

馬上跳到獵寮營地,大約在防火巷的中段

獵寮營地的儲水

時間大致上比預期慢了一小時左右
但畢竟到了行程尾聲,大家真的是累了
只要不必摸黑出松茂林道就可以
至於車子開上台七甲線後還要開回宜蘭、走雪隧返台北、
放了人之後我再回新竹、明天還要上班...
這一段就先不要想好了

防火巷中間霸氣一棵樹

下去又上來的路段 

山路上芒草已長,路徑不明
下山的視角難以辨識草叢中何處有路跡
居然在這段迷路了。

眾人在芒草海中游了一會兒,分頭找路、強行通過,用上各種手法
幾分鐘後終於接回鮮明開敞的路上

陽光還閃耀著,看來這一段山下的路是不必擔心雷陣雨了

對面依稀有一道虹彩

最後一段大陡坡

看到防火巷前的平台了...好感動,肚子好餓,腿已經不受控制了,它們都是自己在動

一步一步確實地下降

進入底端的森林,終於脫離防火巷啦

回望推論山防火巷
這條路還真是令人不想再討教第二次
可是小劍沒去成...怎麼辦呢...只好以後變強了再來 

空地旁的樹林坐臥休息,時間相當緊迫,腳程慢的我就先走了

傍晚的樹林,其實氣氛還挺好的;遇到一些不爬山的遊客,只是進來走走,好像也是個悠閒的活動

溪水滔滔

樂山斷橋

無名小溪,昨天那場暴怒雷陣雨看來沒讓水勢起什麼變化,可能是山勢太陡、水來得快去得也快

嫻靜森林,要不是光線越來越黯淡...的確是個很適合放空休息的地方

出現白房子,舊松茂水文站

雖然很累但不太想休息,直接續go

看大甲溪之環流

來到令人擔心的那條溪流,傾覆的木板橋下水勢依舊涓細,看來是無礙於通行,放下心中一塊大石

小心來到破碎的溪畔,再過去就是流進大甲溪的瀑布,看起來有點可怕

終於回到松茂林道的柵欄

停車處取車
接著整備完畢,總算是趕在天色全黑之前順利離開可怕的松茂林道
至於從環山回到市區、上還在塞車的雪隧、台北放人、回新竹......
這又是另一件事了。
路上注意到南山村開了一家全家便利商店呢。


小劍未竟之大小劍

路線圖:



高度圖:


行程表:

原文出處